理性看待跨国汽车巨头 新车资讯

/ / 2019-12-03
如今的第十届北京国际车展已被跨国公司视为国际顶级车展,也就是所谓的“A级”车展,这是18年前第一届北京车展的主办者们难以料到的,更是30年前跨国汽车巨头开始进入中国时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对于当时的跨国汽车巨头来说,中国汽车市场是一片蛮荒之地,到这里来投资无异于探险。“中国根本不具备生产和消费汽车的条件......

如今的第十届北京国际车展已被跨国公司视为国际顶级车展,也就是所谓的“A级”车展,这是18年前第一届北京车展的主办者们难以料到的,更是30年前跨国汽车巨头开始进入中国时做梦也不会想到的。对于当时的跨国汽车巨头来说,中国汽车市场是一片蛮荒之地,到这里来投资无异于探险。“中国根本不具备生产和消费汽车的条件”,这在当时是绝大多数跨国汽车巨头的共识,这种“共识”在今天的不少国人看来是一种难以容忍乃至值得报复的轻慢。只有美国克莱斯勒、德国大众和法国标致敢于“反潮流”,在80年代来到中国,尽管标致和克莱斯勒在探险中先后蒙难;日本丰田虽有心进入中国,但一直谨小慎微,错过了多次机会,直到1998年才在华建立了第一个整车合资企业——四川丰田。

如今,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和跨国汽车巨头们的纷至沓来,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但跨国公司开始被指责说:你们为什么不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扼杀中国的;你们在这里建立合资企业也是为了让中方合作伙伴产生依赖性,进而失去自主创新的能力。对允许跨国汽车巨头们进入中国的政府部门来说,这叫“市场换技术彻底失败——市场丢了,技术没换来”,整个一个引狼入室。

对跨国公司来说,这种指责恐怕是令其最不可思议的中国特色之一。“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这是交易,要有条件,要双方自愿,要双赢,这才公平。”不同的跨国公司向我解释这一问题时都千篇一律,且一脸无辜。当然,也有例外,一些了解一点中国文化的老外会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国企业到我们那里投资,如果我们要求必须转让技术,他们答应吗?更有甚者:我们也转让过技术,但是中国企业没有做好,还差点砸了我们的牌子,这该怨谁?这话够狠,简直是一语中的,当然也只能在私下交流中说。

实际上,跨国公司没少向中方合作伙伴转让汽车技术。变速箱、发动机、零部件等七零八碎的汽车技术转让早已不胜枚举,即便是底盘、车身这类至关重要的核心技术转让据不完全统计也不下15项(见“跨国公司对华汽车核心技术转让一览表”)。其中,既有上代车型,也有同代车型;既有低档面包车和中档轿车,也有高档豪华轿车。

但我们做得怎样?某中国企业用某跨国公司新一代车型的技术生产产品,卖的不好,而那家跨国公司在华合资生产的同一平台的车型则卖的不错,于是这家跨国公司的一位人士惶恐不安地对我说:我们就怕媒体因此会说,我们把坏的车型给了中方合作伙伴,而把好的车型留给自己的合资企业,其实中方合作伙伴生产的那款车型在国际市场上卖的很好,我们又不能说这是中方合作伙伴的问题,真是有口难辨!

我们的确用市场换来了技术,但我们却说压根就没有,是因为我们喜欢遗忘,还是因为我们没有做好,又不敢面对这种令人不快或尴尬的现实?我们似乎更喜欢这样的现实:我们的正在迅速发展,我们已有实力来购买外国的汽车技术、设备、品牌乃至人才。但我们又不愿承认这种实力实际上正是与跨国公司多年合作所产生的结果之一。

于是我们说,当年我们引狼入室,白给外国人打了近30年的工,反而荒废了自主开发、抑制了的发展,早知如此悔不当初!今天我们开始跑步了,我们却因此而自责:早知如此,干嘛当年非要让别人扶着学走路?!还因此而抱怨:当初你跨国公司扶我走路就是没安好心,就是想让我一辈子也不会独立行走,更跑不起来!

我们喜欢说跨国公司不是救世主,不是慈善家,不是白求恩,是想说明我们本来以为他们是,而且应该是,但结果却不是,我们受骗上当了,所以我们不过是一群对跨国公司抱有不切实际幻想或善于一厢情愿的傻瓜,还是想说明只要跨国公司不是救世主,不是慈善家,不是白求恩,就一定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或洪水猛兽?

跨国公司的确转让了汽车技术,在华投资也对中国汽车工业和市场的发展、税收、就业等方面客观上起到了巨大的正面作用,我们用不着对其感恩戴德,因为他们也从中获益,这是交易,包括像本田这样让合资企业搞“半主品牌”的举措。但我们也犯不着因为跨国公司在中国获益就怀恨在心,非要像一个受迫害狂似地把自己定位于那种人见人欺的角色,如卡夫卡《地洞》里的老鼠那样,一天到晚惶恐不安地幻想、预期着某种外来的迫害或阴谋……这样做的结果只会使我们在世人眼中成为那种缺乏理性、只顾自我感觉、不问他人利益、不讲游戏规则的另类。

讽刺的是,对跨国公司的恶劣情绪不会妨碍我们在车展上以极大的兴趣观看他们的产品。我们或许看到我们与跨国公司的差距,也会看到我们哪些车型与跨国公司的产品“过于相似”,并猜测其是属于合法转让,还是合理模仿。面对差距,我们是该继续喋喋不休地抱怨所谓“跨国公司的技术封锁”,还是冷静下来,理性地反省一下自己的问题?

 

跨国公司对华汽车核心技术转让一览表

说明:

1.这里所说的“汽车核心技术转让”主要是指汽车最关键的底盘(平台)技术,其中部分项目还包括车身技术,所以称为整车技术;

2.在底盘(平台)技术基础上,中国企业自主或与外方联合对车身或内饰进行开发的深度因企业和时代不同而不同;

3.表中所列个别技术转让由于种种原因,厂家没有公开宣布,主要是为了照顾中方合作伙伴的面子;

4.本表并非相关技术转让的完整统计,而发动机、变速箱及其它零部件技术转让项目则不在本表统计范围。

1984年      丰田集团大发汽车公司向天津汽车公司转让技术,用于生产夏利轿车

1988年      丰田向沈阳金杯汽车公司转让技术,用于生产金杯海狮轻型客车

1988年      奥迪与一汽在长春签署了奥迪100技术转让合同,用于生产红旗轿车

1995年      基于三菱PAJERO越野车的长风猎豹下线

1996年      基于三菱整车技术的东南得利卡下线

2000年      基于三菱整车技术的东南富利卡系列轻型客车上市

2001-2002年  基于丰田NBC平台技术的天津夏利2000和威姿先后上市

2001-2002年 在马自达紧凑级轿车平台基础上,海马汽车先后推出了国内首款紧凑型MPV普力马和福美来轿车

2003年      基于三菱蓝瑟整车技术的东南菱帅轿车诞生

2004年      基于丰田GRANVIA整车技术的金杯阁瑞斯上市

2006年      基于马自达6底盘技术的一汽奔腾轿车正式上市

2006年      基于丰田顶级车型Majesta整车技术的红旗HQ3上市

2007年      基于克莱斯勒Jeep2500底盘技术的北汽“骑士”SUV上市

2007年      基于福特嘉年华底盘技术的江铃陆风品牌风华上市

2008年      基于第五代奥迪A6底盘的一汽红旗C601将于年底上市